-爱游戏-意甲联赛欧洲赞助商:一位印度记者的“死亡直播”

【死亡前20小时】

——“我今年65岁,感染了新冠肺炎。我还患有脊柱炎,血氧已降至52。现在所有医院和医生的电话,都打不通。”

这是他在Twitter发出的第一条求救信息。这位记者名叫Vinay Srivastava,家住印度北部邦。

解释一句,血氧饱和度52%,已非常危险!这个指标只要低于90%,人就能感到缺氧;低于30%,意味着人已经无法呼入氧气。

此时,他的儿子正拼命找医院,挨家挨户上门求救,但无一例外,全部被拒。

理由是:入院必须有新冠检测报告,但Srivastava还没检测。

此时的印度,不仅医疗资源挤兑,检测也早已崩溃——检测要预约,即使约上,也要72小时出结果。

72小时?知道后续的我们,知道此时Srivastava的生命,已经进入了最后的20小时!

【死亡前2小时30分】

——救命稻草!一名当地官员,在Twitter回复了这位记者,就四个单词:“Provide full details pls. ”请提供完整信息。

这个记者没什么名气,Twitter只有200多粉丝,没想到真有官员在Twitter上找患者?真是绝望中的希望!

让他提供完整信息的,是印度北部邦新闻发言人、信息顾问Shalabh Mani Tripathi,有28万Twitter粉丝。

此时距离Srivastava发出第一条求助信息,已经过去17.5小时,距离他死亡,还剩2.5小时。

【死亡前1小时50分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回复官员:“我的住址是……电话是……我现在血氧56,患有脊柱炎,我的新冠症状已有3天,检测报告后天能拿到。请问接下来我该做什么?”

整个推文,没有标点符号。这位记者此时应该已经极度危险,但他还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机会。

血氧56,说明过去十几个小时,Srivastava一直严重缺氧。

【死亡前2小时】

——Twitter上一位志愿者回复Srivastava,让他按一定格式,填写信息,并表示自己愿意帮忙协调医院资源。

患者姓名:

患者年龄、性别:

感染日期:

血氧饱和度:

现住址:

家人姓名及电话:

需求:

啥都别说了!争分夺秒,赶紧填吧。

【死亡前1小时44分】

——同样的信息,Srivastava按表格又填了一遍!

患者姓名:Vinay Srivastava

年龄:65

性别:男

感染日期:我今天去做了检测,后天出结果

现住址:******

家人姓名:Harshit Srivastava(儿子)

电话:9838******

但这之后,Twitter上就没有回音了。

【死亡前1小时40分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发推:“我这一生,是为印度而战,不是为任何印度官员而战。希望其他人别像我一样,感染新冠,无人救助,却被反复询问这些没用的问题!”

【死亡前1小时15分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发推:“现在我的血氧31了,还有人能来救我吗?”

血氧31!此时Srivastava应该是大张着嘴,却吸不进氧气,已处于窒息边缘。

【死亡前1小时14分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再发推:“我的血氧31了,什么时候能有人来救我?”

【死亡前1小时13分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发了一张图,图上有他的手和血氧仪。血氧31,手已发黑。

【死亡前半小时】

——志愿者发推,艾特了很多人,就说了三个单词:“pl help. URGENT” 快来人,情况危急!

【宣布死亡】

——另一名志愿者发推:“他已经死了,印度北部邦的政府也死了。”

两天后,记者Srivastava的儿子发推:“由于印度北部邦糟糕的治理水平,我父亲已不在人世。我看到勒克瑙(Srivastava所处地区)的路边,到处都是遗体。”

三天后,记者Srivastava的儿子发推:“我的父亲不是死于病毒,而是被印度冷血的北部邦首席长官Yogi Adityanath谋杀了!”

而这位记者生前多次发文,警告印度政府,赶紧防疫。

【死亡前23天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发推:“印度一旦有选举,似乎新冠病毒就不存在了。人们变得对病毒毫无畏惧,对法律也毫无畏惧。”

【死亡前17天】

——记者Srivastava发推:“新冠疫情仍在蔓延,印度选举集会带来的人员聚集,十分危险。为什么政府、选举委员会、最高法院等相关部门,对这些危险的集会全都不闻不问?”

印度选举集会,加上宗教节日,各种狂热、聚集,简直成了病毒的巨型人肉培养皿。这位记者看到了危险,发出了批评,却无法阻止这个危险吞噬他的生命,让他成为印度巨大的死亡数据中,一个不起眼的小零头。

声明:本文转自观察者网,在此致谢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